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贾平 > 世界经济论坛开始删除其网站上关于芮成钢的信息

世界经济论坛开始删除其网站上关于芮成钢的信息

见:http://qz.com/234831/world-economic-forum-is-erasing-rui-chenggang-china-davos-man-after-his-arrest/

芮属于2001年世界经济论坛评选的“Global Leader Of Tomorrow",该项目后来演变为全球青年领袖项目(YGL)。世界经济论坛方面正考虑适用相关的政策,以应对这一情况(见:http://www3.weforum.org/docs/WEF_YGL_guidingPrinciples.pdf)。目前WEF的网站上已经打不开芮的相关资料链接,甚至他的照片集也被从论坛的Flicker页面中移除。论坛方面指在检方调查期间,芮的资料将被遮蔽(suspended),其政策依据是“利益冲突直达媒体人职业操守的核心”。

中国的媒体界确实应该反思,而媒体的监管和管理体制,恐怕也到了需要改革的时候。没有言论自由,缺少独立的精神气质,媒体界只能沦为权力的宣传员。芮本人善于造势,并不是什么坏事(当然,很多人,包括我在内,对于他那有些夸张的表现有些不以为然),自由的社会,人人都有表达的权利,其表达方式也可以各显其能;但如果这些表现,是权力和垄断使然,并成为寻租甚至为恶的工具,那我们就要反省,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。

网上一些评论中,也调侃他自称克林顿为自己的“好朋友”,喜欢和名人说话,对普通人表现倨傲等等。我05年去耶鲁访问,参加过一次“耶鲁世界学者”的聚会,听了芮的讲话,觉得他英文不错(印象比较深的是他能把日本几个高官古怪的英文名字说得滚瓜溜熟),但讲话没什么内容,好像很民族主义的样子。场下的几个志愿者(多是亚裔人士)有些不屑地对我说,芮的电脑屏幕上全是他自己和所谓大人物的合照(志愿者们要帮他准备PPT发言)。从那时起,我对他的印象就不是那么正面了。

和牛人合照以作为炫耀的资本,这其实在中国很普遍。见多了以后,我逐渐把这种心态归纳为“和宝马车照相”,感觉照了以后,自己似乎也成了宝马的主人---至少能唬唬某些不更事的小美女之类。其实,每个人都会有虚荣心,都会有自卑感,而通过和强者接近,来缓解自己的“弱势”焦虑,是普通人都会有的基本反应。我在艾滋病领域,认识一位来自中西部农村的感染者,他每次参加活动,都要和他认为“重要”的人物照相留念,连国际机构的小助理、事业单位的大妈也不例外。后来我听他得意地说,他把和这些”重要“人物的合影,冲洗后挂满自家的墙壁,以至于村支书和县领导来访问,也十分仰慕,帮他修葺了屋舍,建了猪圈,还能参加一些会议等等,甚至让他一度发出”得了病挺好““比没得病时还好”的感慨。

得了病挺好,为什么呢?

也许我们同样会嘲弄和奚落这位感染者,但生活在这个国都的我们,难道就都能独善其身吗?如果不能免俗,我们是不是居然也有过”得病了挺好“的心态呢?有了病,居然能享受十里八村村子里其他人无法享受的“待遇”,这不过是朴素、直观的比较,没有错;但我们中有些人,得了心病,走火入魔,还引以为荣,甚至助纣为虐,这又算是什么呢?

我们都需要反省,反省自己是不是病人,是不是得了病竟然还自得其乐,以转嫁负担和依附权贵的方式,沾沾自喜地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。

对于芮本人而言,反省是救赎的一部分。而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,反省,有着同样重要的意义。

 
推荐 5